旗下平台: 媒体+ 驱动号 阿里汽车 非常在线

中国DOTA往事:偶数年定律已破,奇数年定律还远吗?

  • 来源: 驱动号 作者: 心竞界 2018-10-10/08:42 访问量:
  • 1

    时间已经过去两周,但路垚显然还没有从失利中完全走出来。

    "看着看着就哭了。"9月10日,他在B站上闲逛时,偶然看到一个粉丝自制的LGD征战Ti8(DOTA2国际邀请赛)的全历程视频,以一张LGD全体队员黯然谢幕的背影,作为结局图片,其中就有他自己、印有ID——Maybe的背影。

    02c28723ff2fad9f77ca238999d61e73.jpg

    本以为已经缓过来的情绪又钻到了鼻尖上,一不留神就红了眼睛,用手一抹,湿了一片。

    8月26日,来自中国杭州的LGD战队在DOTA的世界最高级别赛事——Ti8的总决赛上,鏖战5局后以2:3的总比分遗憾地败给了来自欧洲的OG战队,与总计超过10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失之交臂。

    钱当然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与"中国DOTA偶数年必夺冠"的压力相比,可能钱也真的仅仅是压力的一部分而已。

    自2012年的IG、2014年的Newbee,以及2016年的Wings之后,LGD没能为中国战队延续这一传统,而且是以一种相当令人扼腕的方式败走温哥华。

    虽然在此前比赛中,LGD就曾败给过OG,所有人都认为那只是个爆冷的意外。

    特别是当LGD在本届比赛中连续击败Liquid、EG、VP等国外一流劲旅、成为第一大夺冠热门时,舆论认为今年的冠军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偶数年夺冠定律"仍将延续。

    然后在总决赛中,在率先握有2个赛点、决胜局大占优势的情况下,兵强马壮的LGD令人惊愕地再次输给了Ti8前临阵重组,由路人王、原教练、复出老将组成的"杂牌军"OG战队。

    d9e637eada2b93290a1e0db5326749ab.jpg

    "LGD有一千万种方式赢下比赛,结果却选了唯一失利的方式。"赛后的社区里,一名粉丝以这样一句话,获得了无数点赞;此外,评论里充斥着"痛失好局"、"只差临门一脚"等措辞,满满的惋惜气氛几乎要溢出屏幕,把人卷进去碾碎。

    "就像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梦的过程很开心,结局很难受。多希望一觉醒来是我们刚刚来温哥华的那天,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个故事讲给队友们听。"失利当天,Maybe在微博写道,字里行间流露的感慨,让屏幕后的观者几乎能亲眼看到他的掩面拭泪,纷纷在评论中安慰。

    同样的鼓励声音,也出现在他LGD的队友Fy、Chalice和Xnova的微博评论中,唯独一名叫AME的队友微博下方,充斥着各种责怪、嘲讽,甚至咒骂——他在总决赛中的几次致命失误,被广泛认为是让LGD丢掉总冠军的直接原因。

    "他是个单纯和孩子气的人,队里都喊他'傻子王'。"Ti8总决赛失利的一瞬间,LGD战队的副经理潘飞坐在后台休息室,有些懵,但他还是很快对外发布了一封亲笔公开信,其中就有为AME的辩护。"他不善表达,碰到不喜欢的事情,会沉默着避而远之。希望大家能多给一些宽容和善意。"

    面对可能是史无前例的舆论高压,AME成了LGD全队中唯一一个在Ti8赛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队员。

    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今年5月20日——那天LGD刚拿下了MDL(DOTA国际精英邀请赛)的冠军,AME和队友一起举着五星红旗,站在舞台上合影留念。

    而在更早之前的5月7日,同样是LGD在俄罗斯莫斯科拿下了震中杯的冠军,这也是中国DOTA战队历史上的首个Major级别赛事冠军。

    正是这两个冠军让LGD成为了Ti8无可争议的夺冠热门,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扛起了中国DOTA大旗——进入淘汰赛不久,LGD就成为了唯一一支留在赛场上的中国战队,其余5支战队悉数被击败。

    LGD在全总决赛的失利,舆论哗然,而AME则不幸作为"替罪羊",成了情绪的宣泄口——偶有理性的声音辩护,也很快被冲散。

    有人认为"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在Ti8这样的重要场合上,AME身为代表中国DOTA的职业选手,必须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代价;有人为则认为,职业选手再厉害也是人,自己也很不好受,没必要对于AME过于苛责,就像十年前在北京奥运赛场退赛的刘翔一样。

    不过很显然,没人能够否认Ti8在DOTA选手心目中的重要性,可能真的就像奥运会之于刘翔一样,而中国战队2018年以前在这项盛典中的出色战绩(2011~2017,三冠四亚),也让他们成为了整个电竞界的骄傲。

    荣耀同时也是压力。尤其是流传甚广的"偶数年中国战队必夺冠",也让LGD背负起了捍卫中国DOTA骄傲的重担,尽管今年的Ti8,其实也仅仅是他们队史上首次进入总决赛而已。

    好像比赛还没开打,Ti8的总冠军就已经送到LGD手中了,这种舆论和情绪在他们面对OG取得赛点、局面大优时达到顶峰,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2

    姚羿决定休息下,对大家说"身体原因,两个月后再回来"。然后就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云南,上山入水,他标志性的光头,出现在各种景点的阳光中,好像已经从Ti8的失利中释怀。

    这显然不是件容易事,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缓过来。有人猜测,所谓的"身体原因",应该就是缓兵之计,"走就走了,还能回来?"

    身为LGD的主教练,姚羿有过高光时刻,但面对Ti8的失利,却必须承受质疑的压力,这也是作为统帅的义务。

    相较之下,姚羿的选手生涯则更具传奇色彩,在DOTA尚未在国内成气候时就进入了这个圈子。他的ID是357,主打游戏中的辅助位置。

    事实上,当时与姚羿一块儿玩的人,都起了以一串数字命名的游戏ID,包括820、257、286、520等。不过那时他们玩的游戏还不是DOTA,而是一款台湾人做的、玩法类似的《真三国无双》——由于融入了国人更为耳熟能详的三国元素,在国内也比DOTA更早流行开来。

    因为全员ID都是数字,他们的队伍也非常直白地起名为"数字军团",大概有10人左右。因为好脾气带来的口碑,357就成了队长。

    现在回过头看,这支2005年成立、存在时间并不长的队伍,算得上中国DOTA的"众神之殿"了,随便拿出一个ID,可能就是圈内历史级别的超级明星。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只是在一起玩游戏而已,真三时代是没什么比赛的,也没什么收入,甚至没有电子竞技的概念。

    因此,竞技机制更成熟的DOTA很快就取而代之了,而数字军团的成员也纷纷转型。最开始是820,然后是520,他还改了个新ID叫LongDD(因为在真三中最擅长的英雄就是赵子龙)。至于357,自然也是紧随老朋友820之后,进入DOTA这个新圈子了。

    一番辗转腾挪之后,"众神"各自归位,连年征战,打比赛一见面都是熟人,也算其乐融融。不过此时"众神"的名号也就是在国内民间的交流尊称而已,真正的"DOTA之神"还远在神州之外。

    俄罗斯,Vigoss可能不是在册最早的DOTA高手,但却绝对是最早声名远扬的职业选手,精湛凶悍的技术,让他的游戏视频在全世界DOTA玩家中广为流传,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在模仿他的打法。

    而以他为核心组建的Rush3D,也是一支口碑神化的队伍,在早期的DOTA界象征意义极强。2007年,有企业邀请Vigoss和他的Rush3D战队访华交流,收获了出人意料的轰动。

    其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自然就是和中国各路DOTA战队交流切磋。最后的结果是没有任何一支中国战队能够抵挡住Vigoss的进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Rush3D大摇大摆地离开中国。

    1174f0bae547db62830d8bc2d956f01e.jpg

    有不少人的人生因为那次Rush3D的访华,而被改变了。其中就包括LongDD。

    LongDD过得并不如意,原本所在的EHOME将他扫地出门,原因是为了给新成员腾位子,将他挤掉的,正好是他数字军团的老队友——820和357.

    性格火爆的他显然咽不下这口气,一怒之下就联系了820和357的老东家CaNt,一心要击败EHOME,完成复仇。

    结果,还真让他如愿以偿。很快LongDD领衔的CaNt就在一项比赛中遇到了EHOME,并且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一舒胸中恶气。

    但好景不长,CaNt自身却因为经营不善,不得不让LongDD和其他队员另谋出路。当时有一个队友Burning,也就是后来被称为"B神"的人,有一天介绍了一位女老板给LongDD,声称她愿意接手CaNt,并将新战队命名为7L。正愁无路可走的LongDD,立刻就答应了。

    很久以后,那位女老板潘婕,又接手了LGD战队,成了名副其实的"电竞圈一姐"。

    潘婕也是被Rush3D改变人生的其中一人。她将那次访华看成是俄罗斯人的"耀武扬威",暗下决心一定要将他们打败,而LongDD、Burning的出现则是正中她下怀。

    潘婕要求7L集中封闭训练,不允许参加任何公开比赛,为的就是一鸣惊人。直到2008年3月,Rush3D再次访华,7L才像一支上弦已久的利箭一般,闪电般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Vigoss和Rush3D在中国惨败给一支叫7L战队的新闻,立刻在全球DOTA界引起轰动。而7L的主力五人组LongDD、Buring、单车、PD、DGC等人也被捧上神坛,踩着Vigoss和Rush3D的光环,成为中国DOTA席卷世界的起点。

    一直到2009年,7L都是中国DOTA与欧美分庭抗礼的代表。遗憾的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潘婕与战队因为奖金分成问题产生分歧,让这支传奇战队最终分崩离析。

    很多年以后,双方自身想起那一幕时,都会觉得惋惜——如果7L一直存在,岂不又是一个全球性的DOTA王朝?

    生活没有如果,日子还得继续。之后,单车成了一名游戏解说,PD则走得更彻底,老朋友们再见到他时,已经是一位白袍加身的大厨。

    剩下的DGC、LongDD和Burning继续职业生涯。有趣的是,他们三人先后进入了7L当时国内的宿敌——EHOME。

    其实在国内DOTA圈,EHOME几乎被每一支战队都视为宿敌,很大原因是对于EHOME行事风格的不满。而EHOME的行事风格,就是战队总教练唐问一(别号71,或7爷)的行事风格——张扬、霸道、简单直接甚至粗暴,典型的得罪人风格;但从吃瓜群众的角度讲,看热闹不嫌事大,就喜欢这样有胆、不在乎周遭的"纯爷们";更广为人知的是,7爷连王思聪也敢怼的"出格"言行举止,甚至获封了"传销大师"的名号。

    3e91d4007d44647fca1208c15f0a152f.jpg

    有争议,但7爷的本事也确实摆在那儿。要不也不可能长期笼络820和357两尊DOTA远古战神,DGC、Burning,甚至有过节的LongDD心甘情愿进入其麾下,多半也是冲着这身好本事。

    如果说,7L战队是引领中国DOTA震惊世界的"头狼",那么EHOME则是中国DOTA权倾朝野的"狮王"。

    经过几年的磨合与动荡,2010年唐问一治下的EHOME战队终于锋芒毕露,在国内外豪取十连冠,820、Burning、357、KingJ、Dai的主力阵容也是各个威名远扬。

    "如果拿了亚军,那么奖杯就直接扔在机场了,因为EHOME的奖杯陈列室没有地方放亚军奖杯。"唐问一豪言。

    话听着张狂,但并非毫无根据。当时的EHOME出国比赛,为他们加油的已经不仅仅是中国观众了,而是不分肤色、不分种族的全球各地粉丝,在820等人出场时高喊"EHOME"的队名。而他们的对手,所有队员无一例外的面色凝重。"有种被吓尿的感觉。"

    由于EHOME压倒性的恐怖实力,中国DOTA在这个时期真正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的统治者。

    "我可能这辈子都没被打得这么惨过。"

    "他们的技术好得难以置信,这实在太疯狂了。"

    "想拿冠军?那就别邀请中国队伍参加比赛。"

    参加完一次比赛后,欧洲NaVi战队的队长Dendi"开玩笑"说。

    3

    凡事物极必反,EHOME也在2011年迎来了自己的盛极而衰。

    还是因为在待遇方面的分歧,"十冠王"的五人主力阵容一下子走了2个,留下老队长820和357、Dai苦苦支撑。虽然迎来了LongDD的回归,但EHOME却再难重现前一年的统治力。

    2011年,整个DOTA职业圈也开始发生巨变。这一年有两个标志性的事件:1)DOTA2正式发布;2)开发商Valve宣布在德国科隆举行首届DOTA2全球邀请赛,也就是Ti1,总奖金高达令人瞠目结舌的160万美元,其中冠军就有100万美元。

    与此前国内几万元,甚至几千元的赛事奖金相比,这样的数额简直是宇宙爆炸,足以改变许多人一辈子的命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动荡期的EHOME在7爷和820的带领下,决定先把所有事情都放一边,全力打好这个比赛。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表现得不错,在其他几支中国战队纷纷落马的情况下,只身闯入总决赛,"EHOME"的呼声也再次纵贯全场。

    但最后,他们还是留下了一个遗憾的结局,1:3不敌的正好是此前狂捧他们的,Dendi领衔的NaVi。就这样,EHOME与100万美元,以及"世界冠军"的头衔擦肩而过。NaVi和Dendi成了DOTA领域的新信仰,开启了连续3年闯入决战之巅的壮举。而老队长820则决定就此退役。

    a8189f808ce98e3da158a005c0ec1918.jpg

    后来,Valve将Ti1的比赛过程制作成了一部叫《Free to play》的纪录片,EHOME是唯一在其中出镜的中国战队,7爷侃侃而谈的镜头,更是数不胜数。

    虽然820退役了,但7爷还不打算束手就擒,雄心勃勃地想在来年的Ti2上带领EHOME再打回来。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也相信队员有这个能力。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EHOME彻底失去了话语权。

    Ti1同一年,王思聪宣布成立IG俱乐部,强势进军电竞圈。

    之后不久,他在上海某酒店会议室内召集国内各个俱乐部管理层举行圆桌会议。7爷作为圈内大佬,当仁不让也在邀请名单中。

    在会议上,王思聪提出要组建联盟,制定统一规矩。7爷却对这一提议相当不屑,在他看来,王思聪初来乍到就高薪挖人,搅得满城风雨,恰恰就是坏了这个圈子的规矩。

    两人在会议上的剑拔弩张,在《电子竞技》杂志的报道中有过详述:

    王思聪解释自己所谓的"挖人",是因为当时这些人的前东家已经发不出工资了。

    7爷认为这不过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索性直接发难:关你什么事?

    王思聪:7老板,是不是最近打牌输钱输多了,心情不好?

    7爷偏过头,看着自己的对手,一字不差的重复:关你什么事?

    目光在刹那间猛烈地碰撞在一起,所有谈话瞬间被中断,狭小的房间里甚至听不到一丝呼吸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两幅相互对视的面孔上。

    只看结果,还是7爷和EHOME为这场交锋买了单——他们被排除在王思聪发起组建的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之外,没法参加相关比赛,没法约其他战队训练,甚至连维持生计的商业赞助也拉不到了。不断有核心成员离开,到最后连7爷也黯然退场,"十冠王"EHOME的辉煌也告一段落。

    EHOME的陨落不代表中国DOTA的陨落,而王思聪的出现也让电竞圈内人士领教到了资本立竿见影的神奇。

    凭借优厚的待遇和专业的训练设施,IG很快网罗到了众多一流高手的加盟,主力zhou、chuan、Faith、Yyf和430五人,堪称当时DOTA界的全明星阵容,很快继承了EHOME留下的王位。他们在2012年势如破竹,接连拿下了WCG中国赛区、WCG总决赛、G联赛的冠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在8月,他们以12胜1负的战绩拿下了Ti2冠军,唯一的一场失利,算是致敬了当时仍如日中天的Dendi和NaVi,而在最后的总决赛中他们则狠狠地回敬了对方,将NaVi的两连冠梦想彻底击碎,证明了中国DOTA仍然是世界顶尖水准。

    5c7a21ff6e1bbd8ad04b28a1894b25d3.jpg

    不久后,IG在Ti2的夺冠消息登上了《体坛周报》——那个时候,能获得这样级别媒体的关注,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

    身为老板的王思聪自然是"龙颜大悦",回国后请全队狠狠地狂欢了一番,并承诺会提供最好的环境和待遇,希望来年继续冲击冠军。

    他也确实做到了这点,2013年IG进军Ti3的阵容与前一年如出一辙,仍旧是"冠军五人组合",不过状态却大不如前,最后仅取得了第六的成绩,铩羽而归。

    事实上,Ti3被认为是中国DOTA遭遇滑铁卢的一届大赛,也是唯一一届决赛双方中没有中国战队的Ti。

    与中国战队节节败退相对应的是,欧美战队彻底主宰了Ti3,NaVi和Dendi连续三年进入总决赛,不过冠军和140万美元奖金却被来自瑞典的Alliance取下。

    4

    2013年的惨败,让才刚扬眉吐气的中国DOTA瞬间就又有了严重的危机感。毕竟7L、EHOME等老前辈留下的遗产过于耀眼,谁都不喜欢这个传统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丧失殆尽。

    痛定思痛过后,中国DOTA在2014年的Ti4上再次爆发出了强悍的战斗力,重现了Ti2时期"四强中包揽三强"的神迹。本次的决赛更是变成了Newbee和VG的中国内战,最终由xiao8带领的Newbee拿下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总奖金水涨船高,夺冠者就高达500多万美元,合计人民币3000多万。当时CCTV这样的中央媒体也破天荒地报道了Newbee夺冠的消息,让DOTA这一电竞项目首次通过主流媒体进入了国内大众视野——虽然多数人的眼球,都被拉到了3000万奖金的数字上。

    xiao8其实已经久经沙场,但当真的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整个颁奖典礼就像在梦游一样,直到隔天睡醒了,才相信这不是在做梦。

    ade56f41c60650fbc8b4ad07be33cdf1.jpg

    其实不只是xiao8在做梦,整个中国DOTA也因为这个冠军又做了一回美梦,一直到Ti5总决赛为止,随着来自中国的"黑马"CDEC在总决赛中输给了美国的EG,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不过本次赛事中国战队的整体表现依然不可小觑,从第二至第五的名次悉数收入囊中。EG的夺冠看上去更像是一次虎口夺食。

    在当年主赛事后的全明星赛上,前IG队员、来自马来西亚的chuan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那句著名的"Chinese Dota is Best Dota",现场掌声雷动,后来这句话被流传为"CN(西恩) Dota,Best Dota",一直到现在都是中国DOTA圈圣经一般的存在——即使Ti5没有冠军,中国DOTA的实力似乎仍然足以令世界侧目。

    的确,在随后一年的Ti6赛事上,中国战队再次夺回了冠军。不过在狂欢之余,圈内却首次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思声音:中国DOTA似乎陷入了一个低潮期,青黄不接;而相比较之下,欧美DOTA战队却是新人辈出,强队强人不断涌现。

    在Ti6之前国际赛事中,竟然没有一支老牌的中国战队,能够表现出令人信服的统治力,被OG、Liquid、EG、Secret欧美强队等打得溃不成军的比赛比比皆是,几乎没人看好Ti6的前景。

    这也是为什么当名不见经传的Wings战队在没人看好的情况下,勇夺Ti6冠军,独揽900万美元,被中国DOTA圈奉为"护国神翼"的原因——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支夺得Ti冠军的中国队,但却绝对是最励志、最"雪中送炭"的。

    393cf11e6066dae3d602b6eeb6ef3eb7.jpg

    相比IG、Newbee,甚至那些从未获得过Ti冠军的中国豪门战队,Wings的出身可以用"卑微"来形容:平均年龄不到20岁,选手基本不为人所知;因为不在ACE联盟内,老牌强队们拥有的训练和比赛机会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奢侈;而众多积分赛事的直邀资格也和Wings没有关系,他们需要从预选甚至海选赛一步步打起,方能有机会拿到参赛资格。

    但野路子出身,也保证了他们打法风格上的独树一帜——在论资排辈的中国DOTA圈,其实优秀选手和教练,就是一个变动不算大的池子,比赛训练也就是这么一群人,互相之间的打法套路多少是心中有数。因此Wings乍一亮相,就有人嘀咕:这帮小孩什么路子,怎么就这么猛。

    飘逸、随性、嗜血、无法针对……这些通常用来形容欧美列强的词,统统被用到了Wings战队上,而这一"野",就野成了中国DOTA的遮羞布:当年的Ti6,除去Wings之外,中国战队最好的成绩是EHOME的第五名。

    遗憾的是,夺冠后因为种种原因,Wings令人难以置信地以解散收场,甚至都没能来得及去领他们的冠军戒指。

    去年的Ti7,多国部队Liquid没有给中国DOTA任何机会,连续斩落LGD、LFY、Newbee三支战队,取下冠军——而就在一年前,这支战队还曾以0:3的比分被Wings横扫。

    短短一年,物是人非,进退不过转瞬。

    5

    7届Ti,诞生了DOTA届的著名魔咒之一:偶数年"西恩"战队夺冠,奇数年则轮到欧美战队。

    直到今年,随着LGD在Ti8决赛上的意外失利,"偶数年西恩必夺冠"的魔咒已经被破。

    说是意外,但其实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在Ti6乃至Ti5时期,中国DOTA就已经出现疲态的迹象,若不是横空出世的CDEC和Wings,灾难可能在三年前就已经降临。

    今年的Ti8总决赛,虽说LGD面上实力要强于OG,但本届比赛的其他欧美战队其实整体而言并不逊色于任何一支中国战队,无论是"三幻神"Secret、Liquid、VP,还是EG等战队,都有问鼎实力。

    就在小组赛阶段,中国DOTA战队就创下了历史最差战绩:IG被直接淘汰,而VG、TS、VGJT、Newbee等传统豪强悉数进入败者组,唯有LGD在胜者组中苦苦支撑。

    3a4ec31ede800c0e02049283c760ce18.jpg

    "原因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老队员的动力和活力都不足了吧。"前所未有惨烈的小组赛后,知名DOTA解说海涛在接受采访时坦言。

    而在比赛结束后,他再次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公开长文,再次强调了这一观点:中国DOTA需要新鲜血液,最关键的是吸引新玩家进入DOTA2."中国DOTA,其实已经落后了。"

    这篇长文在DOTA圈内流传甚广,针对"青黄不接"和"落后"的讨论尤其多,许多老队员和教练不得不表示了认可。

    "中国DOTA圈子,其实一直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一个战队,谁能进,谁能打,有话语权的其实就是那群人,并没有一个完善的开放机制,能解决这个问题。再加上之前的成绩一直不错,也没人站出来说要打破'里面的规矩'。"一位自称是DOTA资深队员和教练的网友,在评论中说。

    这并非危言耸听,如果翻开现在中国各大DOTA豪门的在册教练和队员名单,会发现其中占据中流砥柱的,基本上都是征战多年的老将,虽然仍然实力不俗,但难免显露疲态,这倒也是人之常情;加之这些老将多半早已声名在外,打法和套路自然也早就被对手研究了个底朝天。

    至于新玩家匮乏的问题,则与产业大趋势相关。毫无疑问,DOTA是一款伟大的游戏,开创了MOBA电竞的新纪元,但学习成本确实也相当高,相比《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这样的项目来说,进入门槛要高得多。再加上这两款游戏背后的运营者——腾讯系社交网络无与伦比的推广能力,更多新玩家被分流到上手更快的《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另一方面,更深层次的间接影响也早就开始体现。

    2018年3月27日,原本是一场普通的中国DOTA2甲级联赛,却因为不寻常的一幕广为人知:ROCKY与Ulrica在比赛直播过程中,多次发生令人啼笑皆非、连业余玩家也不会出现的失误,使得正儿八经的职业赛事成了一场"假赛"的闹剧。

    而就在最近,王思聪也在网上爆出前IG功勋队员chuan的"假赛"黑料,声称他"人品极差"。

    ecc016f9ce70fa99a2d82597e33ee152.jpg

    海涛也在一档节目中,直言有的老板做DOTA俱乐部就是为了参与博彩,获取不当的巨额收益。

    很显然,虽然这个话题只存在于牌桌底下,从没有被权威机构证实,也难以搜寻到所谓实锤的证据。但假赛、赌博的顽疾,在DOTA圈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

    "不得不说,向上通道的狭窄,也是导致DOTA假赛横行的原因之一。"有业内人士分析,打来打去都是那几支队,那几个人,剩下的人怎么办?"要么退役,要么转行,要么赌博。"

    任何一项竞技赛事,存在博彩行为,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像DOTA2这样在一场公开直播的甲级联赛上,公然进行消极比赛的行为,不得不说要么是过于无知,要么是过于猖狂。而当这样的现象得不到遏制,甚至肆无忌惮的时候,那就不可能指望项目整体的竞技实力,能够有所提升——虽然对于老牌战队来说,保持稳定和持续领先的地位并不是坏事,但当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一步保持良性迭代,进而职业战队整体的运营管理原地踏步时,也就妄谈西恩DOTA重回世界之巅了。

    Valve官方对于这些现象,应该早已有所察觉,2017年宣布将启动DOTA2赛制的改革,目前已经进入试运行阶段,其中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进一步保障公平,同时能有更多的新鲜血液能够进入DOTA2循环体系内。

    这样的大背景下,再加上Ti8失利、偶数年的魔咒被破,有乐观的声音认为,中国DOTA也算是迎来了一次重新审视、理清自身的机会,毕竟太过辉煌的历史、无可取代的老牌战队地位,以及所谓的魔咒,让像LGD这样的中国战队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最终导致功亏一篑。

    Ti8决赛LGD失利后,DOTA2中国官方微博"不负责任"地说了一句: 既然今年的"偶数年惯例"已被打破,那不妨在明年的上海,将"奇数年魔咒"改写吧。


    赞(0)

    驱动号 更多